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88彩票注册 > 焦作 >

上海颁布共享单车最严禁投令去18线城市搞加盟可行吗?

发布时间:2019-04-27 18:3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共享单车极大程度地改变了超级城市的交通形态,以新时代四大发明之一的骄子身份野蛮生长一年多之后,终于冲破一些城市管理者们的忍耐阈值。

  刚刚过去的周五,作为中国现代文明窗口的上海市,颁布了堪称史上最严的共享单车禁投令,要求企业暂停在上海新增投放,违者将作为严重失信行为纳入企业征信档案。

  公告中还要求各企业要加强对违规停放车辆的清理,要求及时清理在交通枢纽、公交站点等地的违停和积压车辆,并称如果不及时清运,相关管理部门将委托第三方代为清运。

  这已经不是上海市第一次对共享单车的投放量提出要求。今年3月,有消息称上海市交通委约谈了摩拜、ofo等6家共享单车企业,要求即日起暂停投放,但收效甚微。上海市黄浦区不得不在4月份推出更严厉的整治措施,公布共享单车禁投、禁骑、禁停区域,并对道路上的共享单车进行清理。

  而这一次,上海是下了决心,要对共享单车疯狂投放进行整治。更早之前,南京、广州、福州、郑州等城市也相继出台相关政策,要求共享单车企业暂停投放,进行总量控制。

  应该意识到的是,作为新兴商业产物的共享单车,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官方的包容和默许。今年全国两会前的一场国新办发布会上,交通部长李小鹏就已公开表态,“共享单车对于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特别见效,我想我们应该是积极鼓励和支持。”

  然而,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共享单车和街边的煎饼摊没有本质区别。半年时间过去,各色的共享单车疯狂成长已然让一些市民和管理者叫苦不迭。

  各地的“叫停”政策背后,是共享单车跑马圈地的野蛮时代的终结,行业巨头和追随者们,该思考如何用更精细化的管理来与用户和政府和平共处了。

  虽然城市对共享单车的投放量提出管控早有先例,但在超一线城市之中,上海还是第一个。

  这也是为什么,在上海市交通委发布告知书之后,摩拜、ofo连夜回应,举双手支持新政。

  ofo回应称,当晚即停止所有新增车辆投放,严格执行不能新增投放车辆的要求;本月ofo会增加80辆调度车,配合清运整理,将市中心的车向郊区分散;增加重点区域的运维人员,保障道路整洁。

  摩拜则表示对政府要求停止在上海投放单车积极维护且全力支持,同时呼吁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公共相应政府号召,不再新增投放,共同做好运营维护和秩序管理,维护良好行业秩序和形象。

  据测算,按照50人一辆的标准,上海只需要50万辆共享单车,但实际上在上海市投放的共享单车总量已达到了150万辆。其中,ofo在上海的投放量约为70万辆,摩拜的投放量约为50万辆,两家占据市场几乎80%的份额,剩下的20%则要被几十家共享单车企业瓜分。

  事实上,不只是上海,一二线城市中对共享单车的管控都已经日趋严厉。北京目前正在试运营电子围栏,市政府等机构将要搬入的城市副中心通州区已经全境实施,要求各共享单车企业均接入电子围栏,拒不接入的将会被禁止运营,未来将会逐步在北京全市运营。

  一二线城市中,郑州、广州、杭州、南京等地都对共享单车的投放总量提出要求,郑州、杭州、南京等城市明确要求共享单车企业暂停在当地新增投放车辆。

  南京要求在过渡期间所有的存量共享单车都要上牌,过渡期结束后,所有上路行驶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都必须有证,否则将被清退。而杭州则在细则中要求地铁站50米范围内及公交站两侧30内禁止投放车辆。

  可见的是,共享单车的战场正在从一线城市逐步扩展到二三线城市。随着上海禁止新增投放共享单车的禁令出台,饱受单车围城困扰的其他一线城市很可能紧跟着出台类似政策,对共享单车投放总量进行管控。

  事实上,除了小蓝单车以外,二三线梯队的共享单车品牌几乎都已经放弃一线城市,而将核心市场放在二三线城市。

  Hellobike在运营之初就将目光放在了二三线城市,避免了直接在一线城市同摩拜、ofo硬碰硬,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子,并多次宣布自己是“行业第三”。而凯路仕孵化的小鸣单车先是在一二线城市进行投放,之后又改变策略,选择四五线城市作为主战场。

  “我们要比Hellobike更加下沉,他们可能还是一些三线城市,我们要下沉到四五线城市乃至县级地区。”小鸣单车创始人陈宇莹说。

  祥峰资本合伙人赵楠分析,这些品牌选择更下沉的渠道是一种被迫性的战略选择,是在摩拜、ofo的竞争压力下做出的被迫差异化。

  不只是二三线梯队,随着一二线城市的投放量逐渐饱和及政策压力,摩拜和ofo也不再只局限于一线城市,摩拜在河南地区的新增城市中除了郑州和洛阳以外,甚至包括了长垣县、林州市等两个县级市。

  优拜单车创始人余熠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的市场未来会再往下一层打,“打完一线城市打二线城市,打完二线城市打三线城市。”

  二线共享单车品牌在这些地区一家独大的局面很可能被打破,一旦头部玩家进入三四线城市,二线共享单车品牌所建立起的先发优势能不能保持住还是一个未知。

  从融资层面上来说,目前除了摩拜、ofo两家已经融到E轮之外,其他共享单车品牌多数仍停留在B轮左右,而除了少数几个在今年获得融资以外,大部分玩家半年内几乎都无新一轮融资动向。

  摩拜和ofo日前都推出了自己的月卡活动,仅需一两元就可免费骑行30天。至少在价格战上面,二线共享单车品牌还有所吃力。

  参照重庆的悟空单车,其创始人雷敦义在共享单车尚未进入重庆市场之前,企图先在重庆运营抢占市场,但随着ofo入驻重庆之后,大打价格战,悟空单车几乎毫无招架之力。“我也很无语,ofo在重庆这边一直都是免费。”雷敦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共享单车的洗牌仍在继续。8月初,南京本地共享单车品牌町町单车已经人去楼空,成为了业内第一家跑路的共享单车品牌。

  而在今天晚上,之前已经停止运营的3Vbike却突然在公众号宣布重出江湖,之后将调整经营策略,转向本地加盟模式。

  前文已述,除摩拜、ofo以外,二线共享单车品牌大部分在近半年内几乎都无新一轮的融资动向,而随着共享单车逐渐走向下半场,缺少资金输血的玩家,很容易面临资金短缺的窘境,加盟模式成为这些玩家扩张的首要选择。

  小鸣单车在近日被爆出用户退押金难的问题,有用户甚至一两个月都未收到押金退款。小鸣单车创始人陈宇莹回应称,押金退款难主要是由于公司技术问题导致。

  陈宇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由于公司目前正在将发展区域从一二线城市转向四五线城市,广州、上海、深圳等一些城市的车辆正陆续转移至其他城市,导致这些区域的用户发现无车可用,出现集中退押金的情况。

  虽然小鸣单车在7月份宣布完成新一轮B+轮融资,但其资金状况仍然不容乐观。小鸣单车创始人陈宇莹在接受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采访时表示,小鸣单车将市场重心转向四五线城市之后,将在这些区域采取加盟模式进行扩张。陈宇莹坦言,加盟商的垫资在一定程度上会缓解平台的资金来源。

  更早之前,二线共享单车品牌酷骑单车和百拜单车都已经将加盟模式作为自己扩张的主要渠道。

  今年初出海美国受挫的小蓝单车,在沉寂半年之后突然高调将会重启出海战略,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出海小蓝单车摒弃了之前的直营模式,也采用通过与当地企业的合作来共同运营的加盟模式。

  祥峰资本合伙人赵楠直言,正是为了控制成本,这些品牌才会选择加盟模式来避免直接养当地团队。但同时他也指出,加盟模式虽然能给这些企业“减负”,但其也将带来管理上的弊端。

  显而易见的是,在三四线城市,共享单车的实际需求及运营策略还需要重新考量,盲目地加盟可能只会将高风险转嫁给头脑一热就掏钱的当地运营者。

  共享单车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经接近尾声,随着各大城市纷纷提出对共享单车投放总量进行控制,未来想要依靠大面积投放抢占市场已不再可能。共享单车的下半场,考验的将是玩家的精细化运营管理和多元变现能力。

  出海和下沉成为巨头们下半场的宏观主题。摩拜和ofo都纷纷宣布将在年底进驻20个国家,将入驻城市扩展到200个。而在出海的同时,第二梯队的共享单车们也将在四五线城市迎来和巨头玩家们的硬碰硬。

  然而,共享单车仍然是一个在资本的快速涌入下爆发出来的行业,截至目前,尚未有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宣布实现盈利,资本成为支撑1500万辆共享单车快速滚动的车轮。

  尝试仍在不断继续。ofo和小黄人合作推出的“大眼车”,摩拜同迪士尼合作推出的“米奇车、米妮车”,小蓝单车在即将推出的pro 2上增设一块7.9寸的电子屏幕,要做移动版的分众传媒……

  而在高频需求的一二线城市,如何对既有单车进行更精细化的管理成为能否决胜的关键,北京市日前正在大力推行电子围栏技术或将成为一二线城市中的主流。ofo已经同北斗导航达成合作,而摩拜则推出了同人工智能平台“魔方”结合的智能停车点。

  在2017年夏天的尾声,我们已经不再相信投资人们“90天结束战斗”的狂言,这场有关单车的残酷战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http://toptechdentist.com/jiaozuo/126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